蚌埠新聞網>> 深讀周刊

沒了采砂船 淮河復寧靜

-淮河干流治理非法采砂的“蚌埠樣本”

2019-10-18 09:53     來源:
        

                                                                                                       淮河岸美風清

□蚌埠新聞網記者 李茂峰/文 劉晨/圖

蚌五高速公路橋東側,一大片灘涂垮塌,形成了數十米的斷切面;淮上區力源碼頭附近,一處河堤坍塌,直接將農田“吞”進了水里;淮河南岸的一處灘地,灘岸崩塌后,水面離堤腳已近在咫尺……

瘋狂的非法采砂行為,造成淮河干流蚌埠段河道主槽變化劇烈,部分斷面急劇下切,河床底部出現多個深坑,岸坡變陡失穩,多處灘地出現崩退現象。河道地形劇烈變化,不僅影響了干流堤防、水利工程、淮河航運,也嚴重破壞了淮河的生態環境,威脅防洪安全及沿岸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

為了保護母親河,自2017年10月起,我市開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非法采砂治理行動,通過統一行動和跨地區聯合執法,淮河蚌埠段非法采砂現象已經杜絕。2019年4月17日,省委書記李錦斌作出批示,高度評價蚌埠市非法采砂治理工作:“非法采砂嚴重破壞生態環境,必須堅決予以打擊,蚌埠市舉措實,力度大,應予肯定。”

【岸美風清】 沒了采砂船,淮河復寧靜

雷霆萬鈞的打擊行動,徹底粉碎了非法采砂者的“發財夢”。沒有采砂船的淮河干流蚌埠段碧波蕩漾,岸美風清,一派寧靜祥和的景象。

雨后初晴,陽光灑在身上暖洋洋的。10月8日下午,記者登上蚌埠市河道管理處水政執法船,開始了一場巡河采訪之旅。

執法船從解放路淮河公路橋下游50米處的“淮防壹號躉船”出發,船體犁過清澈的水面,濺起的浪花在陽光下閃著銀光。站在船上,放眼望去,淮河兩岸高樓林立、綠樹簇擁,好一幅都市美景圖!寬闊的河面上,滿載貨物的運輸船排著長隊,船上插著的五星紅旗高高飄揚……

長虹臥波,淮水靜流。穿過幾座雄偉的跨河大橋,執法船來到經開區長淮衛鎮境內,頓覺眼前一片開闊。市河道管理處負責人高滇新指著眼前的水域告訴記者,“這片水域砂質較好,以前是非法采砂者爭相搶奪的一方寶地。那時候,這片河面上聚集著許多條采砂船,我們的執法船一開過來,他們就立即停止作業,等執法船一離開,他們又立即開機采砂,與執法人員玩‘躲貓貓’的游戲。”

2007年前后是淮河非法采砂最嚴重的時候,最多時淮河蚌埠段147公里的河面上聚集了近千條采砂船,宋灘、長淮等水域都是采砂船的集聚區。與采砂船在河面上采砂相配套,當年兩岸河灘的砂堆像小山一樣連綿起伏,除了河砂堆場外,岸上還有不少專門改裝采砂船的地方,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產業鏈”。

那時候,采砂使用的都是水泥船,噸位小,采砂量少,一天作業采砂量只有上百噸,近幾年市場需求增加,砂價走高,采砂者都改用了清一色的大鐵船。這種鐵船長度近百米,寬度數十米,半天就能采砂1000多噸。隨著打擊力度的加大,非法采砂者,紛紛將原“高炮船”改裝成隱蔽性極強的“地炮船”。將原先高高豎起的抽砂泵橫臥安裝在船艙里,從外面看,跟普通運輸船一模一樣,“這種極具隱蔽性的地炮船給水政執法帶來很大難度”。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雷霆萬鈞的打擊非法采砂行動,徹底粉碎了淮河蚌埠段非法采砂者的“發財夢”。打破關系網,打斷利益鏈,打掉保護傘,聯合執法與跨地區聯動執法,讓非法采砂無處遁形。在前期綜合整治的基礎上,2018年10月,我市決定對全市非法采砂船舶進行拆解處置,此舉徹底粉碎了非法采砂者的生存基礎。

記者在長淮衛河段一處拆解點看到,一片灘涂上,一個巨大的采砂船已經從中間截斷,幾名工人手持火焰切割機對船體進行“肢解”,兩臺黃色吊車將鋼塊高高吊起,然后放置在一旁的汽車上。拆解公司經理李波告訴記者,這些采砂船只都是競標獲得的,船體拆解后,廢鋼鐵賣給鋼廠再利用。“這種拆解具有不可逆性,整個拆解過程都要接受政府監督”。

【盜采之傷】 河體創傷深,安全威脅大

濫采亂挖形成的深坑,造成局部河槽下切,河岸崩塌,河勢惡化,嚴重危害了淮河的生態環境,同時給沿岸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帶來嚴重威脅。

“非法采砂,已讓淮河千瘡百孔,嚴重危害了淮河的生態環境,同時給沿岸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帶來嚴重威脅”。在安徽省水利科學研究院,說起非法采砂的危害,高級工程師賁鵬痛心疾首:“現在采砂船拆解了,河面又恢復了往日平靜,這對淮河和沿岸人民來說都是一個福音”。

賁鵬告訴記者,為了評估非法采砂對淮河的影響,今年5月,他帶領項目團隊完成了淮河干流蚌埠閘至沫河口段河道安全評估,現場調查的情況“觸目驚心”。“非法采砂給淮河生態環境造成的傷害實在是太大了,如不出重拳打擊,我們怎能對得起子孫后代”。

據介紹,安徽省淮河干流采砂始于20世紀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后期形成一定規模。特別是2000年長江禁止河道采砂后,進入淮河河道采砂船只大幅增多。2006年以后淮河蚌埠段非法采砂活動幾近瘋狂,期間雖然采取一些查禁措施,但收效并不十分明顯。2008年4月統計,淮河安徽段采砂船只有2300條,而淮河蚌埠段就有760條之多。

在賁鵬拍攝的圖片上記者看到,正在建設中的蚌五高速公路橋東側,一大片灘涂垮塌,形成了數十米的斷切面,河水距離堤壩的距離一下子近了許多;在淮上區力源碼頭附近,一處坍塌的河堤,直接將岸旁的農田“吞”進了水里;在淮河南岸的一處灘地,由于灘岸崩塌,水面離堤腳已近在咫尺……

“這是肉眼能看到了,肉眼看不到的情況更加嚴重!”賁鵬介紹說,非法采砂,通常要將一個特制的金屬硬管插到河底,然后開動水泵,將水和砂子一起抽起,久而久之,河床底部就形成了一個個巨大的“深坑”。“河砂是河床的組成部分,濫采亂挖形成的深坑,造成局部河槽下切,河岸崩塌,導致護岸工程失效,河勢惡化,對堤防安全造成影響”。

“非砂采砂的危害遠不止于此”,作為安全評估批準人,高級工程師崔德密告訴記者,與非法采砂相伴的是灘涂上的砂子堆場,采砂最嚴重的時候,灘涂上砂場眾多,堆積如山的砂場導致水流不暢,每逢汛期,這些砂堆就會成為防汛安全的一個“定時炸彈”。

除此之外,非法采砂船以柴油為動力,造成水體石油類污染急劇增加,另一方面,采砂人員排放的生活廢棄物,也嚴重污染水體。采砂作業還造成周邊水體渾濁,硫酸鹽濃度和Ph值升高,對魚蝦等水生動物造成不可估量的影響。此外,一些河段還是周邊城市的主要飲水取水口,非法采砂導致的水污直接威脅城市居民的飲水安全。

【重拳出擊】 斬斷利益鏈,清除惡勢力

非法采砂巨大的經濟利益,催生了“砂霸”及黑惡勢力,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助力全市采砂管理工作。打掉15個帶有黑惡性質的采砂團伙。

基于非法采砂的巨大危害,近年來包括蚌埠在內的沿淮地區也采取了一些治理辦法,但總體來看治理效果并不十分明顯。在談到打擊非法采砂“久治不愈”的原因時,蚌埠水利局水利管理科長汪興俊告訴記者,非法采砂治理難的原因十分復雜,既有管理層面的,也有非法采砂經濟利益層面的。

從執法層面看,由于采砂者大都是流動作業,這個地區管理嚴了,他就流竄到其他地區,跨地區協調不暢,管理制度不健全,執法力度不統一,難以形成合力。對于非法采砂,國家雖有相關法律、法規和部門規章,但大多是一些原則性的規定,同時涉及多個部門,由此造成多頭管理、多部門介入的局面。海事、交通、河道、工商等各管理部門對于河道采砂管理沒有形成合力,也沒有專門的管理機構、專門的管理人員、專門的管理經費和專門的執法裝備,甚至執法人員的人身安全有時都難以得到保證,這些都成為非法采砂治理的重要瓶頸。

從經濟利益的角度看,由于沿淮城市經濟發展快,基建規模大,對河砂的需求量迅速放大,前些年每噸只要30元左右的河砂,現在每噸已漲到了300多元。按照有關管理規定,以前對于非法采砂只限于經濟處罰,罰款的金額從5000元到4.9萬元不等,即便按照上限計算,隨便采上一船砂,罰款的損失就可以馬上回補。

超額的利潤催生了利益鏈。采砂需要經過改裝的船只,那么岸上就有提供一條龍服務的改裝企業。河砂需要堆場,立刻就有人在河灘圍地建場。隨著打擊力度的不斷加大,河砂成為稀缺資源,買家即使有錢,也買不到貨,通常只能先付錢預訂。“采砂,有著販賣毒品一樣的利潤,但它卻沒有販毒那樣大的風險”。非法采砂行業流傳的這句“名言”,真實地道出非法采砂之所以“為卿瘋狂”的心理。

為了保護母親河,2017年10月25日,蚌埠市發布了《關于淮河蚌埠段河道禁止采砂的通告》,依據兩高司法解釋,將非法采砂列入非法采礦罪。“采砂入刑”,改變了打擊非法采砂工作的被動局面。在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視下,水利、海事、公安等部門與沿岸轄區政府、管委會開展聯合執法,一場史無前例的打擊非法采砂行動拉開戰幕。

2017年10月以來,我市開展專項整治146次,聯合整治行動204次,出動執法人員20486人次。水上岸上全面出擊,徹底打斷非法采砂利益鏈。取締淮河岸灘、碼頭非法制造、維修、組裝采砂船只和機具企業,全面清理非法采砂船吊機。針對非法采砂行業存在的黑惡勢力,將非法采砂列入“掃黑除惡”重點打擊對象。先后打掉15個帶有黑社會性質的采砂團伙,刑拘涉砂人員153人、批捕68人,極大地震懾了非法采砂者。

當然,嚴厲打擊非法采砂行動觸動了“砂霸”們的利益,于是一些非法采砂的老板派人24小時不間斷跟蹤監視執法人員,有時還“腦洞大開”,想出了“聲東擊西”的策略:主動打電話舉報,但“舉報”所指的方向正好與采砂的地方相反,目的是引開執法人員,方便自己采砂。還有在對岸的高檔酒店包下房間,派專人舉著望遠鏡盯住執法船。一有風吹草動,就立刻通知同伙逃走……在治理非法采砂的過程中,執法者與采砂者上演了一場現實版的“警匪片”。

【標本兼治】 橫掃“游擊船”,呵護母親河

打破關系網,打斷利益鏈,打掉保護傘,聯合執法與跨地區聯動執法,讓非法采砂無處遁形。對全市非法采砂船舶拆解處置,鏟除了非法采砂賴以生存的物質基礎。

市河道管理處執法站水域停靠著一艘大鐵船,從外面看,這艘船與河面上來來往往的貨運船只一模一樣,但走進船艙,你就能看到它的“真面目”。甲板下的船艙里,一個臥泵赫然在目。

“由于隱蔽做得好,這艘船差一點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溜走”。說起這艘非法采砂船的查處過程,親自帶隊執法的高滇新說,如果沒有聯合執法機制,如果執法人員查得不夠細致,這艘船就會成為“漏網之魚”。

2019年9月23日下午2時許,水上執法站接到群眾舉報,鳳陽臨淮新港有采砂船在作業,接到舉報后,高滇新帶領執法隊員前往該水域,可到了那里一看,只見來來往往的貨船,沒有發現采砂船。因為采砂船大都是兩艘船只配合作業,一艘負責抽砂,一艘用來裝砂。但這里停泊或行進中的船只并沒有采砂跡象。分別檢查了幾艘大船后,沒有發現異常,正準備返航時,突然一艘停泊在南岸水域的大鐵船引起了執法隊員的注意。寧可再辛苦些也不能放過任何一艘船只。登船查勘,從外部看仍未發現采砂設備,進入船艙,再次仔細查看,執法隊員立即興奮起來,雖然非法采砂人員已經溜走,但臥在船艙里的“地炮”明確無誤地告訴執法隊員,這就是一艘經過精心改裝的非法采砂船!

通知淮上區治砂辦,聯系船舶駕駛員,等到將這艘非法采砂船開至蚌埠水利碼頭時,已是23時50分。

“由于河道管理有屬地關系,停靠在鳳陽水域的非法采砂船得以及時查處,這在過去是無法辦到的,能夠完成查扣任務,依賴于蚌埠、滁州兩市建立起來的聯動執法協議。記者在蚌埠市和滁州市共同簽署的《交界水域采砂管理合作聯動機制協議》上看到這樣的字眼:“打擊非法采砂活動可以超界追擊,進入對方水域依法打擊,對方水行政主管部門應積極配合,協助處理”。這就意味著,過去活躍在兩市水域交界處的“游擊船”就此完全失去了生存空間。

跨地域聯動,是我市深化非法采砂治理行動的一項開創性工作。與此同時進行的對所有非法采砂船只拆解處理,則開創了我省從源頭治理非法采砂的先河。

2018年10月,蚌埠市在全省率先出臺《蚌埠市采砂船舶處置方案》,要求按照“屬地管理、明確責任、分類處置、鞏固提高”的原則,對照“一船一檔”登記在冊的268艘非法采砂船只進行強拆。同時對無主采砂船只及流竄我市的外地籍采砂船進行排查清拆。截至目前,共拆解各類非法采砂船410艘。

打斷利益鏈,清理保護傘,掃除黑勢力,拆解采砂船,打擊非法采砂的一套“組合拳”顯示出巨大威力。至此,喧鬧一時的河道非法采砂現象一去不復返,淮河恢復了原有的安寧,淮河蚌埠段的安瀾得到了保護。采訪中,專家提醒,雖然非法采砂治理取得巨大成效,但要恢復因非法采砂給淮河造成的肌體創傷還需時日。(完)

深度閱讀

看層林盡染 賞落葉繽紛
街角游園中藏著人們最隱秘的心事碧云天,黃葉地。 [詳細]
游園| 初冬| 黃葉| 楓葉|
雙十一,狂歡過后 悔意陣陣
韻達快遞的快遞小哥王蒙說,雖然“雙十一”的投遞高峰已經逐漸過去,但是隨著賣家陸續發貨,買家不斷退貨,收件量仍然高居不下。 [詳細]
雙十一| 退貨| 收件量| 宋穎|
刷宝转账哪里有赚钱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