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新聞網>> 社會

增底氣 秉真氣 接地氣 非遺保護須練“三氣”

-

2019-10-25 09:35     來源: 蚌埠新聞網
        

□蚌埠新聞網記者 張建平 文/圖

泗州戲現代戲《夙愿》演出現場。

作為中國花鼓燈第一村,馮嘴子村經常承辦大型展演活動。

花鼓燈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馮國佩、金明在花鼓燈節會上同臺演出。    (資料圖片)

非遺包含民族記憶、民俗傳統、生活方式、文明成果,蘊含著精神價值和民族智慧,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文化自信的源泉、文化身份的標志和文化主權的基礎;非遺同時又是一種專屬性很強的文化資源,優秀的非遺可成為一座城市的文化名片,彰顯城市精神和城市形象,體現城市品位和價值追求。

“余家皮影戲很有特點!”

“孫悟空與妖怪打斗的場面太精彩了!”

“沒想到皮影戲又有念白又有唱腔,地方風味這么足!”

“馮嘴子村路口那塊標志性大石頭哪去了?”

“花鼓燈傳習所怎么這么破敗!”

“瓦片、墻皮都掉了,展陳的圖片也太陳舊了吧!”

日前,市政協組織部分委員對我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保護情況進行專題調研。委員們在禹會區文化館觀看了余家皮影戲,又赴天河邊的中國花鼓燈第一村禹會區馬城鎮馮嘴子村現場調研。隨著走訪調研的深入,委員們對我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保護的總體認識更加全面,對當下存在的困難和問題愈加明晰。在接下來的座談交流中,提出了不少切中肯綮的意見建議。

非遺工作成效初顯

◇建立四級非遺保護名錄體系◇初步建立傳承人分級保護制度

◇頒布地方法規實施依法保護◇非遺進校園起步早效果好

◇多個創作項目獲國家級獎項

“綜合來看,我市非遺保護傳承工作取得一定成效,有些指標在在省內各市中名列前茅。”市文化和旅游局調研員楊斌介紹。近年來,我市非遺保護傳承工作堅持“政府主導、社會參與,保護為主、搶救第一,長遠規劃、分步實施”的工作原則,逐步建立了比較完善的國家、省、市、縣四級非遺保護名錄體系,推出了一批非遺文化記錄和研究專著。全市普查登記在冊非遺資源項目597項,包括文學美術、音樂舞蹈、戲曲曲藝、武術雜技、禮儀習俗、傳說掌故、手工技藝等,涵蓋了非遺的十大類別。花鼓燈文化生態保護工程順利通過國家文化創新工程驗收,花鼓燈特色文化建設項目入選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示范項目。

“非遺工作包括非遺項目和傳承人兩部分。”楊斌介紹,我市目前有國家級非遺項目3項,省級16項,市級38項;全市有國家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6人,省級33人,市級144人,初步建立了傳承人分級保護制度。國家級傳承人每年由國家給予2萬元傳承補貼,省級傳承人由省財政每年給予7000元補貼,市財政為市級傳承人每人每年補貼1500元。全市發展非遺傳承隊伍200余支,傳習人員達到數千人。我市還建設了7個省級非遺傳習基地,5個省級非遺傳習學校。

頒布《蚌埠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條例》以地方立法形式保護,也是我市非遺工作的一個亮點。《蚌埠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條例》經省人大常委會批準,自2019年3月1日起施行,全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保護工作進入法治化新階段。

“‘非遺進校園’在全國普及之前,我市已進行嘗試,并且取得了不錯的效果。”市文化館副館長梁雷介紹。據了解,原懷遠師范學校2004年起就與專業院團合作,創辦花鼓燈藝術人才培養基地,培養花鼓燈專業人才,輸送到全國各大文藝團體。花鼓燈進校園活動也經常在懷遠縣城和鄉鎮中小學舉行。固鎮縣利用書畫之鄉的優勢,組織書畫家進校園,開講座做培訓。五河民歌已成為五河縣中小學校本教材。

市區在2006年花鼓燈泗州戲獲首批國家級非遺保護項目之后,就開始了非遺進校園活動,不僅有展演展示,還在原十二中、張公山三小、長青鄉中心小學等學校,開設花鼓燈課程班,由花鼓燈傳承人給學生們授課,教授花鼓燈舞蹈基礎動作、表演程式等。2008年,蚌埠學院音樂舞蹈系開設了安徽花鼓燈專業課程,多位傳承人應邀到學院講學展演。近年,我市分別在新城實驗學校、晨光小學、仁和小學、慕遠學校等一批中小學開設了花鼓燈藝術課,將非遺納入校本課程進行普及和傳承。梅橋鎮中心學校、曹老集鎮中心學校成立花鼓燈培訓基地,聘請國家級花鼓燈傳承人金明、省級花鼓燈傳承人朱同陸到校長期培訓,已培訓學生近600名。此外,我市還持續開展非遺進單位、進社區等活動。

“非遺交流展演活動也是一大特色,市非遺保護中心在每年重要時間節點都舉辦全市性大型活動。”市文化館館長王曉東介紹,每年的春節、元宵節、文化和自然遺產日等,我市都要舉辦大型廣場活動,不僅有紀念儀式、大型文藝演出,還現場展示部分非遺項目。2007年至今,我市已成功舉辦三屆中國花鼓燈歌舞節、三屆中國花鼓燈藝術交流展演周、五屆中國花鼓燈高端學術研討會。“我市的文化志愿者隊伍、人數均全省第一,公益性演出場次在全省各市排名中遙遙領先。”王曉東說。

“最具代表性和影響力的是一批以非遺藝術為基礎的新創劇目,連續獲得全國性獎項。”楊斌介紹,舞劇《大禹》榮獲第11屆中國舞蹈“荷花獎”舞劇獎;花鼓燈舞蹈《趕燈場·扭呀扭》獲“戴愛蓮杯”全國舞蹈展演最高獎;花鼓燈廣場舞《扭出幸福新街拍》,參加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全國廣場舞集中展演獲一等獎;現代泗州戲《夙愿》入選全國基層院團戲曲會演劇目;《綠皮火車》參加第五屆絲綢之路國際藝術節優秀劇目展演……

傳承保護面臨困難

◇冷熱不均、短板明顯◇資金不足、保護乏力

◇傳承人年齡老化后繼乏人◇有些困難和問題帶有普遍性頑固性

走進中國花鼓燈第一村馮嘴子村,參加非遺調研的委員們看到,2008年落成、耗資數百萬元建造的花鼓燈傳習所,屋頂筒瓦連片滑落、檐角損壞。西側山墻外,花鼓燈大師馮國佩的雕像周圍荒草叢叢,前面堆滿水管建材。走進傳習所,門窗紅漆早已斑駁,有的窗欞榫開棖斷。頂棚多處漏雨,留下斑斑點點的霉跡。墻上掛的還是多年前召開花鼓燈節會時展出的圖片,原本鮮艷奪目的色彩都已褪去,有的裝飾破損或粘合不牢,耷拉下一角。傳習所當年征集的農家生產生活用具,如今散亂堆放在墻角。傳習所是當年花鼓燈傳承保護的樣板工程,僅過十年就如此衰敗,委員們對此大感意外。

“正如委員們在視察中看到的,我市的非遺傳承保護工作做的還不很全面,還存在不少困難和問題。”楊斌在與政協委員座談時坦陳。

非遺項目冷熱不均的情況比較明顯。市非遺保護中心工作人員介紹,花鼓燈、泗州戲、五河民歌三大國家級非遺項目因為有專業院團支撐,受關注度高,也經常得到國家和省的項目保護資金、創作專項資金等扶持,專業院團的傳承、保護、創新等方面均有較好效果。而衛調花鼓戲等散布在民間的非遺項目,由于傳承人年齡大、演出活動大幅減少、受眾日漸稀少而成為冷門,形成非遺工作的一個短板。

非遺傳承后繼乏人問題也較為突出。楊斌介紹,我市非遺傳承人才隊伍規模偏小,層次不高,年齡老化,專業人才短缺。花鼓燈歌舞劇院、泗州戲劇院自2010年改制后,退一減一的編制管理政策影響了劇院的隊伍建設,目前人員極度老化,演員平均年齡已達40歲。非遺民間傳承人的平均年齡則更大,難以開展正常的傳習活動,這一困局一直難以打破。

“以馮嘴子村為例,青壯年大部分外出務工,沒有時間、精力來傳承技藝。有時村里定下節會活動,年輕人臨時請假趕回來湊個場子,耽誤工時不說,補貼的演出費甚至不夠路費。目前村里雖有藝術團,也承接一點商演活動,但收入不高且不穩定,吸引力不高,玩燈人很難以此為生。”長期從事基層文化工作的馮峰委員對此深有感觸。

皮影藝人不僅要會提拉操控皮影,還要會念會唱,會制作驢皮道具,“文武兼備”。唱腔借用的是地方鼓書琴書的腔調,生旦凈丑的角色都要會演,掌握起來難度很大,沒有多年的練習上不了臺。余家皮影戲傳承人余家坤說,雖然兒子在他的動員下也開始學習制作皮影道具,但離上場演出差距還很遠。看熱鬧的孩子很多,愿意認真學的太少。

資金不足導致保護乏力。目前我市的非遺專項經費每年只有50萬元,要用于發放市級傳承人補貼、非遺項目保護性支出、傳習基地專項支出和各種非遺活動的舉辦費用,經費總量明顯不夠。“僅140多位傳承人的補貼就要發掉20多萬元。”市文化和旅游局相關部門負責人說,每年重要時間節點的固定演出必不可少,辦完演出,用在其他保護工作上的錢就很少了。

“我市非遺保護遇到的困難和問題,其實在全國各地都存在,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也有一定的頑固性:十年前普查時總結出的困難和問題有不少依然存在,比如傳承后繼乏人問題,比如重視程度不夠、資金投入不足的問題,部分類別非遺瀕臨消亡或已經消亡的問題。”市文化館副館長梁雷分析。

部分非遺是傳統農耕社會形成并傳承下來的文化,當農業逐步實現機械化、規模化之后,農業生態發生顛覆性變化。當傳統農業被現代農業取代,一部分非遺文化的物質基礎就消失了,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大量農村人口轉入城市,農村的空心村越來越多,人都走了,罔談傳承?

“有些問題確實有一定的普遍性,比如重申報輕保護的現象,委員們在相關提案中也有所反映。我建議要分析成因,創新思路,切實解決這些問題。”曹奇武委員在座談時建議。

分類保護有的放矢

◇重視非遺價值,建立文化自信◇區分非遺類別采取針對措施

◇加大經費投入爭取項目資金◇開設非遺課程加強院校普及

◇鼓勵民間傳承發動全民參與

做好非遺工作的前提首先要認識到非遺的價值。委員認為,非遺包含民族記憶、民俗傳統、生活方式、文明成果,蘊含著精神價值和民族智慧,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文化自信的源泉、文化身份的標志和文化主權的基礎;非遺同時又是一種專屬性很強的文化資源,優秀的非遺可成為一座城市的文化名片,彰顯城市精神和城市形象,體現城市品位和價值追求。

非遺項目共有十大類別,其中一些類別隨著生存條件的改變已經或正在消失,而有些項目仍有良好的傳承基礎,比如涂山廟會、五河清明廟會,年年都人氣爆棚。委員建議非遺傳承保護工作要區分不同類別,分別采取傳承保護辦法。對傳承人的管理服務要規范,定立相關制度,明確權利義務,具備傳承能力的傳承人,每年必須參與一定數量場次傳承活動和社會公益性活動。

市非遺保護中心工作人員介紹,今年3月1日起施行的《蚌埠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條例》提出針對性要求:對客觀存續條件已經消失或者基本消失的項目,調查收集相關資料和實物,建立文、圖、音像等資料庫,實行記憶性保護;對活態傳承較為困難的瀕危項目,記錄整理其內容、表演形式、技藝流程等,整理資料檔案,保存相關實物,修繕相關場所等,實行搶救性保護;對花鼓燈、泗州戲、五河民歌等受眾較為廣泛、活態傳承基礎較好的項目,實行傳承性保護;對具有市場需求和開發潛力的項目,有產品或可以轉化為產品的,實行生產性保護。

對非遺項目數量較多、依存環境良好、保護價值較高、特色鮮明完整的村莊、區域,還可以設立文化生態保護村落、保護區的形式,制訂專項保護規劃,實行整體性保護。據了解,禹會區政府已籌資數十萬元,將對馮嘴子村的花鼓燈傳習所進行翻新修繕。

必要的投入是非遺工作的底氣所在。除了各級財政的投入,委員建議要積極向國家和省申報相關保護項目,爭取專項資金,同時吸引社會投資,把非遺傳承保護與旅游項目結合,與文化產業結合,以產業促保護、促傳承。目前我市與非遺相關產業不多,需要大力挖掘。

要按照四級保護名錄體系、傳承人分級保護制度,落實相關規定,定期檢查考核。對于普及形勢較好的非遺進校園活動,文化、教育部門繼續做好配合,爭取在更多學校開設非遺課程,加強院校普及。

注重原生態傳承與創新性發展有機結合,比如花鼓燈原本是廣場藝術,傳承過程中過度舞臺化、學院化的趨向要避免。原生態就是講究原汁原味,非遺的原生態傳承保護不能“失真”。多數非遺文化起之于民間,應鼓勵非遺技藝藝術的民間傳承。

“當傳承人能夠以非遺謀生的時候,他自然能夠擔負起傳承的責任。”梁雷舉例:我市一位草編藝人手藝不錯,開始只是“小打小鬧”。評上市級傳承人之后,經常受邀參加非遺展示活動,現場制作銷售草編作品,有了一定的收益。他從中發現商機,自覺提升草編制作技藝,作品越來越精致,并且思路越來越寬,動員家屬也參與傳承活動。又匯集了面塑、泥塑、糖畫、魔術、皮影等民間藝人,組成一個非遺展示群體,一有活動,集體趕場。因為傳承方式接地氣,抓住了市場需求,就有了經濟效益的支持,因而這部分非遺項目的傳承也就實現了良性循環。

龍子湖區一位母親自幼喜愛衛調花鼓戲,女兒耳濡目染,在母親的影響和勸說下,女兒開始學唱衛調花鼓燈,成為傳承人。委員建議,非遺的傳承要依靠全民參與,需要接地氣,“當更多的人關注非遺文化時,文化的力量才能反饋出來,形成一種正向激勵”。(完)

深度閱讀

整月沒下雨 郊野禾苗望云霓
不止降溫還會降水,但是影響也限于黃淮以北,到了蚌埠就“缺貨”了。 [詳細]
冷空氣| 降溫| 降水| 降雨|
專家:流感季將至 幾個小貼士助你做好流感預防
因此,高危人群比如嬰幼兒、5歲以下兒童、60歲以上老年人、孕婦等,這些人群得了流感以后要盡早就醫,減少流感造成的重癥風險。 [詳細]
流感| 王大燕|
刷宝转账哪里有赚钱记录